明州案民诉首次听证,女方诉状是否合法送达引

教育公社资讯网视频2019-10-11 17:4746

女方提交民事诉讼状至今5个月,若依据《海牙公约》规定,法律文书尚未“合法”送达被告手中。主审法官要求重新送达文书,下次听证会2020年1月7日举行


图/中新


文 |《财经》记者 刘泓君 王晓枫 王丽娜 发自美国、北京


编辑 | 鲁伟


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涉嫌性侵案”(下称“明州案”)的民事诉讼迎来了首场听证会,但双方没有任何证据提交,仅确定法律文书重新送达方式,以及下次听证会召开的时间。


美国时间9月11日,明州案女方当事人Liu Jingyao对刘强东及京东集团发起民事诉讼首次听证会在明尼阿波利斯法庭举行。此次听证会是明州案正式审理前的技术性听证,原告与被告本人均未出现在法庭上。听证会续了90分钟,双方代理律师争论的焦点是,包括诉状的法律文书是否按照有关法律流程送到被告及律师手中。


据法律人士介绍,原告方或希望绕过《海牙民商事司法文书与司法外文书域外送达公约》(下称《海牙公约》)送达诉状,被告方称没有依照合法程序收到此案法律文书。


本案主审法官爱德华·沃尔 (Edward T. Wahl)最终判定:原告需要依照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和《海牙公约》的规定,重新送达法律文书。


他同时宣布,2020年1月7日,将再次举行听证会,届时原告需出具自己在送达法律文书中的努力。如果90天内原告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法律文书还是没有送达,法官会再次考虑是否批准其他方式送达,比如电子邮件或者将法律文书送达被告律师手中。


女方律师维尔·弗洛林(Wil H Florin)对《财经》表示,如果刘强东及京东集团自信会胜诉,像他们重复对外界所说的那样无辜,其实不用太纠结于原告方送达法律文书的方式方法。


截至《财经》记者发稿,京东集团代理律师彼得·沃尔什(Peter Walsh)并未对此次听证会做出任何回应;京东集团相关机构人士回复《财经》记者称“暂无评论”。


2018年8月31日,刘强东因被举报疑似性侵在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商学院被逮捕。2018年12月21日,经过三个多月的审查,因为“存在严重证据问题”,检方决定不予起诉。


2019年4月16日,Liu Jingyao以刘强东对其构成民事胁迫、人身侵犯、基于性的侵犯与侵害等为理由,对刘强东及京东集团提起诉讼,要求刘强东和京东集团赔偿她超过5万美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


在美国民事诉讼中,如果陪审团认为51%可能性存在,判决就会做出。但此前数据显示,在美国有97%的民事案件不会进入最终审判阶段。据悉,明州案主审法官爱德华·沃尔的此前偏向鼓励和解,也从不将和解视为软弱,并抓住每一个机会与当事人讨论和解问题。


法律文书应当如何送达?

“明州案”首次听证会上,京东集团代理律师彼得·沃尔什认为刘强东并不是美国籍,女方并没有按照国际法律规范送达法律文书,因此要求延迟诉讼或者驳回诉讼;女方律师维尔·弗洛林则认为,《海牙公约》法律的目的是通知被告有一起国际诉讼,而在此次诉讼中,两个被告都已经知晓此事并且还有自己的代理律师。


美国明尼苏达州泓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东发分析称:“法律文书的送达,按照明州民事诉讼法规定,必须要亲自送达,即一定要送到京东集团和刘强东本人手上。原告这份诉讼可能是寄的。这违反了明州的民事诉讼法。” 他认为,明州案中不是律师不愿意亲自送达法律文书,而是确实不方便送。


女方言律师在接受《财经》采访中多次强调,如果通过《海牙公约》的流程来走,此案法律文书的送达需要的时间太长了。


在美国洛杉矶执业的律师刘龙珠称,因刘强东不是美国籍,根据规定,在美国提起对刘强东的诉讼,起诉书送达需要经过美中行政、司法部门。根据这一程序保守估计,送达至少需要3个月-6个月。


刘龙珠前年曾经办理过需要域外送达的案例,当事人找美国专门做域外送达业务的公司,走域外送达程序,费用约600多美元。他表示,被告方坚持按照海牙送达公约的程序送达,这是完全正常和可以理解的做法。反而原告自起诉一来,没有按照这一国际法律送达,有点不可理解。


刘龙珠认为,被告坚持原告按《海牙公约》要求送达文书,是有全盘考虑的,这可能会将此案拖上两三年。


女方律师曾表示,可以通过京东集团的律师或者刘强东的刑事律师吉尔·布里斯托(Jill Brisbois)进行法律文书送达。但是这两位律师都拒绝接受原告律师送来的法律文书,他们都以书面文件通知原告律师“未被授权”这么做。


在明尼苏达法院的官方网站上,被告方有两个:一个是京东集团,代理律师是霍金路伟律所(Hogan Lovells)合伙人律师彼得·沃尔什;另一个是刘强东,律师栏写着自辩(Pro Se)。


“目前法庭文件显示的刘是自我代理(但不影响在诉讼中再随时委托律师代理),所以原告还没法提出能否让被告律师代收(法律文书)的问题,这样就必须走海牙国际公约。这可能也是刘强东的一个诉讼策略。” 刘龙珠分析称。


双方在第一次听证会上争议良久,法官综合双方说法,让原告重新按照明尼苏达流程和《海牙公约》送法律文书,但不会让这起案件无限期的拖延下去。如果三个月内,原告能证明已努力按照法律规则送达文书,但中国方面仍没有把法律文书送达给京东集团,在2020年1月7日的听证会中,法官倾向于重新考虑是否可以用其他方式送达法律文书,比如在当天用电子邮件直接送达或者将法律文书送达给被告律师。


《财经》记者在明尼苏达法院公开数据库中查询的时间进度获悉,在2019年12月13日,双方还将举行一次电话听证会,法官会了解原告法律文书的送达进度,并给被告方准备应诉的时间;2020年1月7日早上七点半,会召开第二次听证会。


法官在法庭上表示,他希望法律文书合法送达,同时能够加快此案件的进度,不允许无限制延迟。


明州案的可能走向

明州案主审法官爱德华·沃尔1978年在美国西北大学荣誉学士毕业,1980年在维吉尼亚大学硕士毕业,1983年在芝加哥法律学院获得职业法律文凭;2012年被明尼苏达州州长任命为法官。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美国金理德律师事务所(Kingsfield Law Office)合伙人王昶在明尼苏达州执业多年,他对《财经》记者表示,本案主审法官沃尔公正、平和。


根据明尼苏达州法院网站公布的情况,沃尔法官鼓励双方达成和解,并抓住机会与当事人讨论和解问题。他还允许律师在审判结束后按照规则联系陪审员。


周东发在听证会现场称,听完原告与被告的律师陈述之后,法官在现场大概思考了20多分钟。“看得出来,他想公正审理此案,同时加快案件进度。”


《财经》记者查询最近一两周的明尼苏达州法院排期表发现,原本法院一般的听证会都是在9点之后,此次听证会时间是当地时间早上8:15,早于大部分听证会时间。周东发称,这场听证会安排这么早且准时开始,可见法官的重视程度。


法庭档案显示,从2019年4月起,“明州案”双方一直在根据民事诉讼程序呈交各种法庭文件、电子化证据。王昶认为,这个环节的初衷是保证司法公正和双方掌握证据对等,因此那种可能颠覆案情的致命性证据不太可能在审判时出现。


王昶曾在亨平顿郡法院做过书记官,参与筛选陪审员环节。王昶对《财经》记者表示,在明尼苏达州,从立案到审判一般经历要12个月-18个月,本案很可能要到2020年下半年审判,但一旦进入审判环节就比较快了,因为本案案情简单且适用法条明确,陪审团应该会较快做出判决。


王昶认为,本案在进入民事审判阶段后最重要的就是陪审团,因为是陪审员做出有罪无罪判决,明尼苏达州民事诉讼法庭陪审团6人,在经过6小时讨论后,如果有5人投票一致就可作出判决。鉴于陪审员的关键作用,在筛选陪审员环节甚至有顾问公司会研究可能的陪审员的背景,及其对控辩双方的有利不利情况。


基于经验和明尼苏达州亚裔人口只占4.6%,王昶认为此次陪审团中出现亚裔陪审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别说了解京东集团的华裔。“本案虽然在中国很轰动,但在当地没什么太大反响,因此不会对陪审员情感产生影响。”王昶认为。


与刑事诉讼判决秉持超越合理怀疑不同,民事诉讼采取优势证据原则,如果陪审团认为51%可能性成立,那么判决就可能会做出。不过根据相关统计,在美国,高达97%的民事案件进入不到最终审判阶段,在审判前可能出现三种情况,一是案件撤销或者简易判决,此案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第二种是经过多次听证会后进入审判环节;第三是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