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品资讯」四条线索解读马修·巴尼的《堡垒》

教育公社资讯网政务2019-10-10 16:1246



UCCA此次展出的“马修·巴尼:堡垒”是由同名作品《堡垒》、5件大型雕塑和50多件电镀铜雕版以及小型雕塑共同组成,此次展览比较完整地将整个作品呈现给中国观众




首先我们先了解一下展览的同名影片《堡垒》。此片共分为6个章节以及6个主要角色,艺术家马修·巴尼扮演了其中的雕版师一角,也是一位林业局护林员,他在巡视山林的途中发现了另一外主角Diana及侍女们(两名)。之后雕版师将每日追踪Diana的所见雕刻在铜板上,晚上再到电镀师所居住的拖车中,在她的帮助下将铜板浸泡在电解液中,形成电镀铜蚀刻的作品,而这些作品也将在展览中呈现出来。




关于影片《堡垒》,策展人栾诗璇女士介绍了其中的四条线索,在此《艺品》小编将与大家分享。


壹·关于Diana和Actaeon的神话


Diana是古罗马神话中代表贞洁、狩猎和月亮的女神,是宙斯之女,阿波罗的孪生姐姐。她从小就向父亲宙斯许诺要做永远的处女,同时向他索要了弓箭、所有的山脉和20个宁芙侍女。狄安娜手持弓箭,由猎狗伴随,与侍奉她的宁芙侍女在山林中以狩猎为乐。影片中,马修•巴尼饰演的雕版师则是Actaeon的化身,只是故事结局原版的神话故事并不一样。




《堡垒》(截屏)


2018


影像


134 分 03 秒


134'03"作品由艺术家、格莱斯顿画 廊(纽约、布鲁塞尔)、洛 杉矶 Regen Projects 画廊和 伦敦赛迪 HQ 画廊提供。


贰·故事背景:爱达荷州


马修•巴尼7岁前一直生活在他的出生地旧金山,之后举家迁往爱达荷州的首府博伊西,1973至1985年他都生活在那里。诚然,有关“爱达荷”的主题在他早期的创作中便有所体现,《堡垒》便是在这样的情感中缓缓展开。马修•巴尼通过电影的方式,呈现了他心中爱达荷州的形象以及它所蕴含的力量和紧张局势。他认为爱达荷州中部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区,它的风景和这个特殊地理环境可以作为各种叙事和主题的载体。




《堡垒》(截屏)


2018


影像


134 分 03 秒


134'03"作品由艺术家、格莱斯顿画 廊(纽约、布鲁塞尔)、洛 杉矶 Regen Projects 画廊和 伦敦赛迪 HQ 画廊提供。


叁·狼群、堡垒和枪支文化


有关于狼的捕杀与放归,在美国是深受公众关注的议题之一。这个议题矛盾的两级是:一旦将狼群放归山林,畜牧业者担心狼会摧毁牧群并影响猎物数量;而西部各州的野生动物局每年也依靠出售狩猎许可证获得营收。有人认为狼群放归会影响麋鹿繁衍生息,另一些人则认为狼的存在可以使麋鹿数量下降,间接保护植被和生态。再加上媒体和环保人士的参与与宣传,整件事变得扑朔迷离。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马修•巴尼收录了环境学者Arthur Middleton关于狼群的研究,而关于放归狼群的争议的背后其实隐含着美国政治中更严重的分裂,这也是电影和展览题目《堡垒》的来源,可以解释为:一个临时的、简陋的堡垒,或一个精神上/思想上的堡垒。


《射击台上的狄阿娜》


2018


电镀红铜板与铸红铜支架


139.7 × 114.3 × 114.3 cm


作品由艺术家和格莱斯顿画 廊(纽约、布鲁塞尔)提供。


同时Redoubt还有另一个来源“The American Redoubt”译为“美国堡垒”,这是2011年兴起的极右派政治运动,作为保守派、自由主义倾向(信奉无政府主义)的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安全避难所,这个极端主义运动呼吁人们远离政府和都市生活,回归土地,就像Diana的露营地一样。而马修·巴尼所扮演的角色,不仅是一个雕版师,还是美国政府林务局的员工,他代表着这群人(Diana)最厌恶的政府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干涉。而对于他们,枪支在生活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




《侍女》


2018


机械加工与铸黄铜、机械加工与铸红铜


312.4 × 628.7 × 288.3 cm


作品由艺术家和格莱斯顿画 廊(纽约、布鲁塞尔)提供。


枪支自由一直是美国最严重的政治争论之一。美国的步枪协会在这一个议题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们的立场比较极端,认为购买枪不应该有任何限制,而这恰好跟马修·巴尼的电影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女主角Diana的饰演者Anette Wachter正是全国步枪协会的射击冠军,所以枪支也成为了这一系列作品里的重要索引。所以从各种角度来说,枪支代表了作品中二元对立的其中一面,而另外一面或许是艺术创作,或许是与堡垒相对的外在世界。整个电影可以看作这种隔离世界的生活方式跟外在世界的几次碰撞与冲突。


肆·电镀、炼金术和转化


在电镀的过程中,电镀师首先要把马修·巴尼绘制好的雕版浸入化学溶剂中,并接上电流,使电流与化学溶剂产生反应改变金属表面的质地。每一块铜板在浸入电解液后,便以新的红铜形式生长在上面,有的铜板浸入的时间比较长,有的较短,整个过程充满了偶然性,也使得画面更抽象。其中,电镀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媒介,介于科技和神话之间,整个过程像传统的洗照片,都是用化学反应来造成形象的转化。电镀的这种神话色彩源自于炼金术,在巴尼之前的艺术实践中,也曾多次对此有所指涉。在电影《堡垒》中,电镀师工作室书架上的几本关于炼金术的书,也暗示了它与电镀转化的关系。




《猎杀地: 状态五》


2018


电镀红铜板与铸红铜壁挂


71.1 × 40.6 × 19.1 cm(带框) 作品由艺术家和格莱斯顿画 廊(纽约、布鲁塞尔)提供


除了同名电影之外,五件大型树状金属雕塑的制作过程同样复杂,这些作品是有机性和机械性的结合。艺术家在锯齿山脉附近,选取了一些已被山火烧焦的树,通过电脑控制挖去树心,之后将金属浇铸入树成型,最终把外皮的木头烧毁,留下凝固的金属表现树的内部形式。雕塑的底座都是根据来福枪的枪架制作,其中的主要材质红铜/黄铜和铅也是子弹的主要构成成分


《放归: 状态四》


2018


电镀红铜板与红铜框34.3×39.4×4.4cm(带框 ) 私人收藏。


最后,我们回到电影和雕塑的关系——在马修巴尼的创作中,电影和雕塑是相辅相成的,电影为雕塑提供了一个丰富而厚重的叙事背景,雕塑成为电影另外一个层面的美学支撑。在观看电影作品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将雕塑的静态美感和复杂的细节代入其中。马修巴尼将史诗性的电影长片,与复杂的符号指涉以及相互交缠的层层叠叠的叙事、各种奇思妙想相结合,形成一个自成一体的世界。




《堡垒》放映地点:UCCA 大展厅
















以上图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